草莓盒子app观看高清频道

() 送走了格林温大魔法师与送葬者小队后,林又回到宅男的生活。继续把自己想得到的主意部实现出来。

以往魔法塔的利用,只要保证每一块砖都有能量通道经过,就能维持住魔法材料的特性,并且连通整座塔,使其成为一个整体。

大贤者之塔在林的手上,每一块砖石不再只是一条能量通道通过而已,而是各种魔纹和阵式,代表着不同的功能。诚如地球的科技进程,越精密的东西,越容易因为一些小瑕疵而出问题。所以某位塔主debug的作业,从计算机程序扩张到整座塔的范围,让他对自己画蛇添足的举动懊悔不已。

与此同时,大贤者之塔在论坛上的议论,又迎来一波高峰。撷取的监控画面依旧只有约定好的三位大魔法师可以观看,但五位前监察官的凄惨死状,还是从送葬者小队以及死者的亲属口中流出来。

什么样的陷阱,才会造成这样的惨状?又是什么样等级的陷阱,才能杀害三位大魔法师?种种议论和推测,在论坛上掀起一**讨论。反倒是三位观看过证据画面的大魔法师,相当一致地保持缄默。只说明此次事件,大贤者之塔的主人并无过错。

对此,卡地兹区分会的会长,葛瑞奥托又一次用查尔斯呼唤术,和橙果伊顿会长视讯联络。

对于属下的遗骸回到卡地兹区分会本部后,葛瑞奥托亲眼确认过状况。包括那些已经废掉的遗物,以他的见识也无法想象是遭受到什么样的打击,才会落得如此下场。他只问了画面中的老者一句:“有没有赢的机会?”

“围困,拖到魔法塔的粮食耗尽。”

这是协会能够掌控魔法塔的最大理由,从食物补给下手。作为一个塔主,假如不想把自己的弱点交到别人手上,种田是必须的。

要种田,就得要有人手。大贤者之塔辖下领地,那唯一一处村庄还是因塔主而灭掉的,自然别想要有人帮他种田。既然粮食掌控在协会附属的商会手中,橙果伊顿就不怎么担心盖布拉许林崔普伍德会跳脱自己的掌握之中。

不过对于这样的答案,葛瑞奥托并不满意。他追问道:“难道打不下来?他才刚入驻那座塔一年多的时间而已吧。”

“四区联军,用人命填,应该可以攻下那座塔。但我不保证一定成功。”

眼眸流转时光清浅美女教室写真

对于橙果伊顿这位老前辈的判断,葛瑞奥托上冲脑袋的热血,瞬间冷却下来。他问:“绿级塔?”

“青级。”

如此评价,当真震撼了葛瑞奥托这位分区会长。橙果伊顿却是继续说:“要不是给三层塔一个四层塔标准的评价已经是史无前例,我还想再把大贤者之塔的危险程度往上提升。”

沉吟片刻,像是有了觉悟。葛瑞奥托松开紧绷的脸色,恢复如常,朝橙果伊顿说:“谢谢阁下的回复。”便中断了交谈。

看着银白色,平静无波的能量池镜面,橙果伊顿也呼出一口长气。他活到这把年纪,也被格林温带回来的纪录画面给吓到。以往在自己的认知中,往自己塔内砸禁咒代表什么意思?那是一言不合就跟敌人同归于尽的自杀行为呀。现如今,年轻一辈的敢这么做,是不是代表自己真的老了?

至于论坛上的种种猜测,就任由众人发挥吧。反正只要不了解陷阱的真相,就不会有愣头青扬言破塔。那群人傻归傻,冲归冲,也不会在没有确切情报的状况下有所动作。无知跟送死没什么两样,尤其是有三个大魔法师和两个魔法师作为先烈的情形下。

事情应该到此告一段落了吧。不管是在五联城中的人,或是大贤者之塔里的人,都这么想着。生活也重新回到各自的步调。

就在某个小雨唏哩的夜晚,林想要解析自身所累积的法力权能。

其实这样的想法,早在发觉八种权能可以成为八位元计算机的基础时,就有想过。可是当时无法定义基本单位,也没有各种传感器的技术。

包括温度、长度、重量、时间等等,各种度量衡单位在迷地世界是极其混乱,且没有统一标准的,甚至是没有。而且几乎是一个国家,或是一个地区,就有自己一套标准。

大多数标准的建立,是基于某个开国帝王的臂长、指幅、体重,成为该国标准单位。当国家被灭了,标准也随之更换。这种既不科学也难以统一的度量衡,当然深深困扰着来自地球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

而要找回地球所使用的公制度量衡,还是因地制宜,使用迷地世界版所测量的度量衡,则是另一个困扰林的问题。

在经过长期观察和测量日地距离,也就是日星到迷地星,即异界版的太阳到地球的平均距离后。林突发奇想,将其除以那个习惯的天文单位常数149,579,870,700后,再将其单位对比自己的身高,意外发现迷地世界版的盖布拉许林崔普伍德,身高是1.76单位。

在地球时,林的身高也正是1.76米。同时经过观测计算,迷地星体的赤道半径约为6,4320,000单位,假设将那1单位等同于地球公制的1米,竟也和地球半径6370公里的数据相近。可以大概推测,迷地星与地球的天文环境相差无几。

对于得到这样的数据,林心里想:难怪来到迷地之后,除了天上有两颗卫星,造成气候变化多端且剧烈,其余时的活动都和地球时期感觉差不了多少。

而得到测量法力权能,并将其量化的关键,是在得到那颗紫变级的魔石,以及研究出迷地版激光的过程中,偶然发现的现象。

知识、力量、权柄、信仰、财富、灵巧、感知、神秘等八种权能,能够保持纯粹的魔法能量存在魔石或是能量池中,是有其一定比例的。假如把含量最少的神秘定为1,则八种权能的比例是128:64:32:16:8:4:2:1。只有这个比例,才能使八种权能保持平衡。

平衡只要一经破坏,就会产生超自然效果,也就是魔法。而权能的排列组合,则是影响超自然效果的变化与剧烈程度。所谓的咒文、魔法阵,或是林正在编写的迷地版计算机程序,都是引导比例失衡及排列组合的一种控制手段。

而要测得一法力权能单位,则要从耗尽能量的魔石说起。在观察中,刚耗尽能量的魔石,其光芒会消失,变成白色透明的水晶体。但其实水晶还多多少少蕴含有一些权能,也就是知识、力量、权柄等,本身在平衡状态中占比比较大的权能种类。也就是说耗尽能量,其实也是平衡被破坏的一种,而缺失的就是那占比较少的灵巧、感知、神秘等几种。

那么林就用魔法塔抽取能量池,供应塔纯粹魔法能量的方式,来抽取魔石中的平衡能量。并记录能量耗尽的那一刻,且还能观测到知识、力量、权柄、信仰、财富、灵巧、感知等七种权能的状态,将那一瞬间的感知权能量定为最基本的1单位。

这个过程重复了上千次,同样报废了上千颗最下品的红耀级魔石。直到这种浪费行为,两个小学徒再也看不下去,也不愿意配合研究后,才停止下来。上千次测量结果的平均,才是林真正定义下来的1单位权能。而一个平衡的255单位权能,林则称其为1玛那。玛那也是迷地世界对于法力权能的一个共同称呼。

事实上那上千次的实验,林自己回想起来,那简直就像是鬼遮眼的魔怔状态。事后回想也是肉痛不已。

以此测量结果为基础,测试七个等级的魔石,其法力权能的蕴含量。每差一个大等级,大约是相差十倍的能量,亦即红耀级魔石与紫变级魔石的权能含量差距为百万倍。

魔法塔的能量池由于只是一个通道,并非如魔石一般的储存媒介,所以无法测量。

而林测量自身所得到的数值,其比例并非平衡状态的权能。至少所测得的神秘权能,其数值就远低于整体的1/255。施展同样一个魔法,所耗用的权能也并非次次都相同。有时耗用大,威力也大;耗用小时,威力也随之变小。

两个学徒的状况,跟她们那个悲惨的老师差不多。

可以说研究出这玩意儿,对于魔法的施展没有什么帮助;或者该说,现阶段还想不到有什么帮助,但那是对人而言。对于编写魔法塔的程序,权能成功数据化,各种程序的编写就可以有更明确的过程与结果。更不用提在调整能量输出大小上的优势。一楼大厅的激光网,就是数据化成功的一项重要结果。

所以这几日,对于魔法塔权能数据化结果相当满意的林,又把焦点放回到人体身上。想要勘破当中可能蕴藏的秘密。

不过狂乱的狗吠声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灰蹄跟白鼻两条大狗,已经无法再养在魔法塔里。所以两个女孩在塔外支起了一处棚子,就靠在魔法塔的外墙,用一堆没啥价值的碎兽皮,铺成两条狗的床。

两条狗通常是不分日夜,都在外头撒欢。除非是得了女孩的哨声,才回来接受训练或进行狩猎任务。只有玩累了,才会回来窝一会儿,就又跑了出去。不过下雨的时候,这两条狗通常是安静地窝在大棚下。

们很清楚,不要轻易打扰三楼的人类。不管是意义不明的狗吠声,还是跑上三楼,那个人类的领地中,都会换来那人的暴怒,然后自己就惨了。所以只要身在塔的附近,们能不叫就不叫。

如今一阵狂吠,就连林也听出一点焦急的感觉。这是有不好的东西靠近吗?

───

感谢书友无心清云的打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