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360搜索

公司一群人去聚餐,王太卡则是自己回了家。

毕竟社长去参加估计能让所有人吃不下东西了,身份不一样了。而且王太卡实在是没办法融入韩国人的生活中。

有些事情很别扭。

比如针对韩国人的习惯,XB娱乐有三条规则:第一,不许在公司穿拖鞋。韩国的拖鞋文化就不用说了,但是在公司也这样着实是受不了。第二,不许随地吐痰吐口水。不管大叔还是年轻女孩,这个毛病都有。当然偶像不会这么做,但是普通人真的是绝了!第三,禁止大声喧哗。真的是要烦死了。

之前在公司王太卡只能忍着,在XB娱乐就不用这样了,自己的公司自己做主。

所以在融入韩国人的生活的这件事上,王太卡是根本的抵触。韩国也就只有一个习惯对王太卡的脾气,就是韩国全民喝冰水,没有喝热水的习惯。王太卡也是这样,喜欢喝冰水。

除此之外,都不咋地。

回到家,倒了一杯冰水,畅快的喝一口。王太卡准备点个外卖。

充儿太忙了,王太卡也忙,两个人几乎两三天,甚至四五天才能相聚一次。正是腻歪的时候,却因为工作耽搁。而且这两三天见一面,对于最近开了戒的王太卡来说,真的是挺难受的。

离开宋香菜之后,王太卡一直到各个地方拍纪录片,面对各种危险的时候,其实也就不想这些事情了。后来慢慢习惯了,也就没什么。当然也有满心报复,无心那方面想法的原因。

但是现在和宋香菜解决了过往,又和可爱的充儿重新开了荤,有些事情就压不住了。

这种感觉有点像戒烟,如果不继续吸烟的话,好像也没什么。但是如果复吸,那么肯定会更严重了。

唯美动人和服少女演绎岛国秋日祭

王太卡差不多就是这样,主要是充儿也太美了,想一想就很激动的啊。都是自己女朋友了,凭啥不让想啊?

所以到了晚上,这日子就贼难熬。

翻了翻充儿的行程,现在这个时候应该还在电视台。王太卡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的难受。

洗了个澡,回来躺下,结果更难受了。

都洗白白了,结果要睡觉了,这本身就不合理!

正发呆的时候,敲门声想起来了。不过确实男人的声音,也不是别人,是邻居钟铉。

“在家吗?”

王太卡穿着睡裤就去开门,门口的钟铉看到王太卡这个造型,抱歉的说道:“打扰你休息了吧?”

“没有,我也睡不着,在家……发呆。”王太卡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钟铉笑了笑,说道:“上次的事情……我知道了,谢谢你。”

王太卡茫然:“上次?什么?哦,酒吧那次?”

钟铉点点头:“是的。”

“哦……”王太卡也不知道怎么说,那次的事情算是钟铉心里的秘密了,这样直接说出来,好像也不合适。

不过钟铉倒是洒脱很多了,说道:“上次和她聊过之后,好像也解开了不少心结。有时候也没有那么压抑,偶尔也能睡个好觉。之前一直想怎么表达谢意,但是最近好像很忙,找过两次却不在家。有时候看到……允儿来找你,我也知道我不应该打扰,所以今天觉得,是个机会。”

王太卡有些尴尬,自己和充儿的事情看来钟铉也是心里明白。不过这么被说出来,还是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哦,不用这样的,小事情。”王太卡说道。

钟铉说道:“我买点肉,想请你喝酒,可以吗?”

“当然好,走吧。”王太卡说道。

钟铉哭笑不得:“还是多穿件衣服吧,知恩也在。”

“哦……稍等。”王太卡回去套了件衣服,然后跟着到了钟铉家。

一进门,就看到微笑等候的知恩酱。

“恐怖分子,钟铉欧巴请你一次可真难。”知恩酱甜甜的笑了。

其实最近知恩酱已经很少在这边住了,因为王太卡和充儿经常相聚,知恩酱虽然心里早就有准备,但是也不想这么近距离辗转反侧。所以知恩酱都是忙着自己的事情,看着充儿的通告,在充儿忙的时候才回来住。

说起来也挺苦的,但是知恩酱倒是不在乎那些。因为比起这样,她更不想离开王太卡。

有点事情吧,可能真的可以和爱情无关。知恩酱依赖王太卡,虽然爱占了大部分,但也不全都是爱情。其中真的是有些和男女之情无关,单纯心理上的牵挂和关心。

这种惦念是无理由的,甚至一点点变成本能。或许也是因爱情而起,但是却因爱情无关。更像是亲情?大概吧。不知道王太卡如何想,反正知恩酱是真的把王太卡当初依赖的哥哥去看待。当然,情哥哥也是哥哥的一种嘛。

不过在王太卡和充儿还在一起的时候,知恩酱不会有丝毫的过度。连之前偶尔的暧昧玩笑也没有了。

之前那样做,是因为知恩酱觉得王太卡和宋香菜复合,还不如和自己在一起。但是现在嘛,既然王太卡和充儿很恩爱,知恩酱也不会去做一个干扰者。

毕竟,她是知恩酱,她是IU,她有属于自己的骄傲。靠着手段得来的感情,不要也罢。

或许是真的太喜欢王太卡了,所以也真的想让王太卡获得幸福。即使幸福并不是来源于知恩酱,但是看到王太卡真的一天天变好,知恩酱心里也会觉得满足。

爱能让一个人变得自私,也能让一个人变得豁达。

王太卡和知恩酱在爱情的观念上虽然走了相反的路,一个自私,一个豁达。但是也因为这样,两个人在生活中越来越近,甚至也不会因为什么误会或者感情分开了。

所以现在知恩酱很佛系,看到王太卡之后虽然很想念,但是也把想念压制住不过分的程度上。

王太卡看到知恩酱,也很开心。知恩酱放下手里的烤肉夹子,笑着扑过来。王太卡小心抱住知恩酱,轻轻拍了拍后背。这个拥抱居然没有丝毫暧昧的成分,只是宣泄着王太卡和知恩酱两个人的想念。

钟铉站在门口,看着知恩酱抱着王太卡的时候,从王太卡肩膀后里探出的小脑袋,脸上露出开心纯粹的笑容,也是无奈的笑着摇头,难道自己不是这次聚餐的组织者吗?

知恩酱和王太卡的拥抱点到为止,王太卡摸了摸知恩酱的小脑袋:“今天,有没有元气满满啊?”

“嗯!”知恩酱笑着抿嘴,语气坦然但也有些不易察觉的小雀跃,她的声音好听极了:“满了,满了,元气的泡沫都要溢出来了!”

王太卡闻言,哈哈大笑:“阿一古,你以为你是倒啤酒吗?还元气的泡沫,我看你脑袋里装的到底是不是啤酒。呀,又是丸子头,所以这个是瓶盖吗?包装的还真的细致啊!就是不知道这个脑袋造型的酒里,装的是不是笨蛋啊!我捏捏!”

恐怖分子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可恶、讨厌呀!但是这种相处的感觉,却不知不觉变成了眷恋,怎么也戒不掉。

知恩酱浅笑。真好啊,恐怖分子,我们都在一点点挣脱了过去的阴影,变成彼此最好的样子。这样的感觉真好。

想到这,知恩酱也笑着说起了独属于王太卡和她两个人口头禅。

“住口!住口!你这个恐怖分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