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无限播放

“为何?”李恪将石壁上的灯笼拨了拨,递过一壶水来。

“木禾毕竟不是凡尘之物,对于凡尘的物种是否具备侵略性,是否会破坏生态平衡,我得要仔细研究。若是交予他人,我不放心。况且,木禾这物种,就连我当初初见记载都心动不已,何况是旁人?”江承紫说。

白凤与金凤在一旁点头,李恪虽似懂非懂,但也是点头,问:“比如姚子秋之类的。”

“不,他可能还会顾及生态平衡;但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半吊子,想要彻底征服北地的那些野心家,就有可能在违背安全性的情况下,将木禾大量培育繁殖。这势必会激战别的植物的生存空间。那么,平衡一旦被打破,会带来徐许许多多的灾害。”江承紫解释说。

李恪略蹙眉,不解地问:“如果别的植物没用,为木禾腾出生存空间也是没错的吧?还有什么叫生态平衡?”

江承紫听闻李恪的话,顿时一愣,瞧着他。他一脸懵懵的,显然是真没听懂。

“阿念,你要记住一句话:存在就是有用的。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存在就是有用的,合理的。谁也不能依照自己的喜好,肆意地抹杀了哪一物种。哪怕只是一株小草。”江承紫很严肃地说。

白凤与金凤不住地点头,李恪则是一愣,他从前谋的想的念的全部是这些,他修习的是尔虞我诈,是如何谋算。

“这些,我,我从前没有想过。如今,听你说起,倒是颇有道理。”李恪缓缓地说。

“阿念,即便是一株草,都自有功效,万物相生相克。若是世上只存在一种植物,这世间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周围的环境届时或者都不适合人类生存。那样的话,带木禾来到外间的我们,就是千古罪人。你明白吗?”江承紫说。

李恪这下是彻底懂了,便点头说:“是我狭隘了,眼界太窄,站的高度不够,因此,没看得这么深这么远。”

江承紫笑了,说:“因此,我们要自己试验。反复看看,确定木禾不会造成这些后果后,再决定要不要以格物院的方式发布。”

白色裹胸美女小露平坦小腹肌笑容甜美盘腿而坐图片

“都依你。”李恪温柔地牵起她的手,问,“累坏了吧?我在山洞里的大石头上铺了床,你休息休息?”

“我不累,只在这里跟你说说话就好。”江承紫任由他牵着,一并往山洞里走。

山洞是天然的山洞,只不过李恪将里面作了简单的收拾,还生了一堆火。一块大砂石上,铺着简易的行军被褥。

江承紫往上面一躺,伸伸懒腰,说:“你别说,还真有点累。”

李恪就在一旁坐下,将她的手握在手中摩挲了一阵,才说:“我思考了你刚才说的事,我想此番回去,得要将格物院严格控制。要推向全国种植使用的,必须要进行反复的试验,保证其安全性,方可推广。”

“不仅如此,凡格物院出品,必定要保证其安全性。”江承紫说。

“嗯,你说得对。此番回去,就要跟你父兄商量。另外,还要对进入格物院的人,进行严格的考核与管控。否则,格物院走不了多远。”李恪说出了自己的见地。

江承紫握住他的手,微笑着看着他,说:“我的阿念,总是这样厉害,管中窥豹,一叶知秋,触类旁通。”

“你呀,还要加上一个举一反三不?”他低头看她,眉眼里含着笑。

“哈哈哈。”江承紫欢笑起来。

两人笑了一阵,在山洞里闲聊,直至东方发白。

洞外,白凤跟金凤将木禾苗放在洞口后,两只鸟就蹲在平台上看着对面的高山。

沉默了许久后,金凤问:“小白,你怎么想着选这性别呢?”

“凤鸟虽然生来没有性别,但我一直觉得我是公的。”白凤回答。

“好吧。”金凤无语。她本来想挖一挖八卦的,要知道她可是因为某一只公凤凰才决定选择成为美女的。结果白凤的忽地啊直接堵死了她。

两只鸟又沉默了许久,金凤又问:“你说,阿芝的出现,会不会给昆仑带来变革与转机?”

“或许吧。”白凤面色凝重。

“我其实有些隐隐期待。”金凤有些兴奋。

白凤始终没有说话,一直等到东方发白,他才缓缓地说:“昆仑对于人间来说,始终是方外之地。阿芝毕竟不是昆仑之人,她没有义务为昆仑的变革做什么贡献。”

“嗯?你什么意思?”金凤问。

白凤垂眸,尔后化作白衣少年,站立在悬崖边,轻声说:“我们不属于此间。而且,此次因阿芝的缘故,我在山巅的大殿里呆得时间长了一些。看到了一些记载。”

“记载?”金凤很是惊讶。要知道她上次去选性别,耗尽了所有的力气,飞上昆仑之巅,在大殿里举行完仪式,吃了鱼,就赶忙飞下来,怕错过最佳时机,遭遇无序之风。因此,大殿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她根本不敢去逛。

“嗯。阿芝忙着找木禾,跟木禾说话,也没看。可是,我看了。”白凤缓缓地说。

“到底记载了什么?”金凤也化作红衣女子坐在悬崖边的石头上,好奇地询问。

“大殿后面有一排书架,昆仑五彩石做成的书本,我开启了一本。上面记载的是昆仑的由来,还有我们的由来,以及我们的先祖是什么人。”白凤神情依旧凝重。

金凤只觉得问题严重,便不再打岔,只听白凤讲述从前。

许久许久之前,这大地并不是这样的,人们的寿命很长,力量强大,能御风御鸟,具备很多神奇的本领。而在这些人里面,具备最强大力量的就是昆仑一族。昆仑一族居住在昆仑山,饲养力量最神奇的凤鸟,首领是女子,每一任的首领都叫西王母。

世界一片祥和,可不知为何,很平静的某天,世上开始有一种瘟疫流行,许多人相继死去。各族人联手,却都无法治疗这瘟疫,只能眼睁睁看着人们成批成批地死去。

死亡的恐惧笼罩着大地,连小婴孩乃至鸟儿们也感染了瘟疫,很快死亡。大地散发着腐烂的恶臭,树木们凋敝。

昆仑一族为了幸存下来,倾尽全族之力将昆仑封闭起来,只留了一个出口。但作为天下能力最强的族群,不能对天下危难袖手旁观。于是,昆仑一族选出了体质最好的男女各一百名镇守昆仑,延续种族。其余的能人异士则带着各自的凤鸟在当时继承的西王母的带领下离开昆仑,去拯救苍生。

昆仑一族,将封闭的昆仑交给了威望最高的女子,这女子就是昆仑的最后一任西王母。而其余的人则离开了昆仑。此后,这一百人再没有离开过昆仑,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出一批凤鸟出去查看世间情况,寻找幸存的昆仑族人。

“这大约就是人世间传言的西王母的青鸟驾着太阳车巡视人间,有缘人得以看见吧?”金凤插了嘴。

白凤点点头,又继续说:“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这留下的一百族人也因各自的身体能力,子孙后代也一代不如一代,直到最后一任西王母神隐,昆仑彻底成了无主之境。而最后一任西王母神隐之前,曾派出过一只五彩鸾鸟出去寻找族人的下落,带着五彩石出去的。”

“就是堂姐吧?”金凤问。堂姐作为凤鸟里力量最高的,是常驻昆仑之巅的。当然,虽然是堂姐,实则上比金凤和白凤不知年长了多少岁。

“嗯。堂姐没有回来,五彩石也没带回来。最后一任西王母也神隐而去。”白凤叹息一声。

“是啊。昆仑成了无主之境。”金凤也叹息一声。”

白凤沉默了许久,说:“我猜想当年堂姐将五彩石给予阿芝,实际上是感知到阿芝身上有昆仑的血脉。只不过,人间经历那么多的变故后,人的寿命变短了,能力也变得很小,身体也变得很弱。这些年,昆仑一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而阿芝也只是因为有了昆仑的一点点血脉,以及五色石的力量,才比平常人多了一些些的能力。长姐,你要明白,她这样的能力是不足以撑起昆仑的未来的。因为,昆仑,早在万年之前就结束了。”

“结束了?”金凤有些恍惚。

“是。你没感觉到吗?昆仑越来越不适合我们了。这次,我瞧见那些长势向来良好的木禾都越发过得艰难了,连湖水也变少了。随着最后一任西王母的神隐,当年被昆仑族人倾尽全力保护起来的昆仑正在崩溃。其实万年之前,昆仑就该跟各地一并结束,只是族人强行留住了它。”白凤的语气越发清冷。

“你的意思是昆仑没救了?”金凤语气里有些恐惧。

“最后一任西王母留下了一句话:或许有些变革是挡不住的。死亡,是另一种重生。向前向上的力量,如何也阻止不了。我想了许久,算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她大约在死前领悟到昆仑的死亡不可阻挡,只有任由昆仑回到人间,经历万年之前该经历的残酷,昆仑才算真正迎来重生。”白凤缓缓地说。

金凤更加恐惧起来,声音也颤抖起来,问:“那,那我们凤鸟是不是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