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网络站免费

当天晚上,宫五真的去翻公爵的东西,最后在一个书柜里一个专门摆放相册的柜子里找到了好几本厚厚的相册。

她挨个翻开来看,发现很多是以前的老相册,里面还有很多展小姐看起来年纪很小的照片。

展小怜长了一张娃娃脸,一点都不显年龄。

又翻开一页,宫五看到了年轻的展小怜牵着小公爵的照片。

小时候的公爵长的一点都不显眼,不是那种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就会惊呼“哇好可爱”的小孩,很普通的模样,不丑,但是也不帅。

小小的个子,被展小怜牵着手,站着的时候两只小腿规规矩矩的并拢在一起,脸上一点笑的样子都没有,有点憨憨的模样。

再往后翻几页,就出现了燕大宝,最早的一张是燕大宝坐着儿童推车里,小公爵伸手推着她。

小时候的燕大宝那简直是个希腊宗教油画里肉滚滚的小爱神丘比特,小胳膊小腿肉褶子一节一节的肉乎乎的脸蛋,稀拉拉的头发上,还分别挂了两朵红白相间的红莲花。一边一个挂在耳朵边,看着特别傻气。

那时候的小公爵长高不少,已经是个初显帅气小少年了。

小小的孩子,身上穿着一丝不苟的订制服装,发型都是被打理过的,努力的推着肉滚滚的燕大宝,在林荫大道上朝前走。

照片记录的时间是暑假。

宫五看着他们的样子,越看越觉得可爱,小时候的燕大宝太可爱了,一个小肉丸子啊!还是只又漂亮又可爱的小肉丸子。

性感女神田熙玥媚眼如丝诱惑写真

宫五继续朝后翻,这一页上大多是展小怜和燕大宝的照片。

换一本,不是,又换一本,终于找到了最新的照片相册。

她拿过来翻开,果然在第一页就看到了她的照片。

工务使不记得自己拍过这样的照片,她稀里糊涂的看着,眼睛都没往镜头看,好像什么时候偷拍似得。

里面的照片大多是宫五的单人照,翻动的时候无意中把照片甩了出来,宫五捡起来一看,后面还有公爵用笔写的字,摄于某年某月某日,隔一行后,写的是小五。

宫五忍不住呲牙笑,没想到小宝哥这么细心啊!

不过,这年头,还有几个人会把相片打印出来,还塞相册里啊?现在人家都是电子的,很少有人打印出来,更别说还写字做标记什么的。

虽然一边看一边嫌弃的模样,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继续往后翻,终于翻到了合影,虽然背景没有符合要求的,不过这个难不倒宫五,拿出来,让小尤金拿去让人把背景改了重新打印,完了塞包里,就等着明天上学之后拿给国王,先把她和公爵的结婚证弄出来再说。

好容易赖上一个公爵,说什么也要弄个证明啊,以后拿出去还能显摆显摆。

这样一想,宫五好得意啊。

第二天就把打印好的照片塞包里,吃完早饭要上学。

结果,李司空手里扛了个火箭筒,堵在门口,“老子昨天就说了,不准去那破学校。”

宫五:“……”

被背身上,一脸惆怅的看着他,“李二少,你这样不好吧?我不但要上学,还要准时去啊,要不然我昨晚上努力就白费了!你觉得我能逃过一次,以后还有半年时间,我还能都逃得过去吗?演戏就要从头演到尾,要不然以后咋办?接不到戏啦!”

“什么呀!”李司空头晕:“反正,就是不准走!”

宫五握拳:“李二少,我要迟到了,有什么事,晚上回来再说行吗?”

“你晚上还能回得来吗?”李司空抬着下巴问。

宫五点头:“能啊!可能能!我傻啊?明知回不来我还去学校?我不但要回来,还要带回一张结婚证!”

说完,一抬下巴,看着李司空,说:“要不然,我要是回不来,你就带人杀到宫廷里救我?行不行?”

李司空嫌弃:“拒绝,不给宝添麻烦。这是你说的!”

宫五震惊:“那你是打算见死不救啊?”

李司空抬头看天:“又不是我老婆,管我屁事!”

宫五气的摔鸡,“太过分了!”

李司空还是抬头看天,得意,“老子来伽德勒斯就是为了帮宝,你……什么玩意?不认识。”

宫五大怒:“你太过分了!”顺手推了她一把,李司空踉跄了一下,宫五抬脚走了出去,走了两步又回头,指着李司空说:“绝交!”

李司空抽了抽眼角,“抠啊!”

宫五已经螃蟹似得上了车,一坐到车上,就对司机说:“快走!别让那家伙追上,要不然我今天真迟到就麻烦了。”

司机被她一催,赶紧开车跑了。

李司空跟在后面追,不过老司机不怕,很快就把后面追的人给甩了,等李司空叫来车再追,已经追不上了。

李司空站在安享小镇的路口,看着车尾巴抓头,对着尾气吼道:“你被那病歪歪捉到不让走,老子是绝对不会管你的!”

刚说完,就看到司徒厉乘坐一辆车,从他身边开了出去。

李司空眼睛一亮,他怎么忘了还有这小子在啊!吃宝的喝宝的,总要干活吧?

当即给让人通知司徒厉,让他跟着宫五去了。

容尘按照砂褚在世时的节奏,早已搬到了大使馆安排的酒店入住,司徒厉还住在安享小镇,时不时的去找趟容尘。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活下来的两兄弟感情明显比以前要好,虽然容尘话还不多,不过架不住司徒厉是个话唠,经常也被他逼的说电话出来。

容尘身体没有大碍之后,容海和经纪人尊重容尘现在的决定,他们先提前回国,留下容尘一个人把剩下的课程上完。

宫五到了学校,很准时,下车的时候还小心的左右看看,然后进了校园。

进教室的时候温妮对她挥手:“小五!”

宫五走过去,“干嘛?”

“昨天国王陛下找你干什么呀?”温妮好奇,“我们都在好奇猜测呢。”

宫五翻翻眼:“没什么啊!知道小宝哥生病了,关心问几句呢,”然后对温妮呲牙一笑:“你们也好奇啊?就是不高兴你们,哈哈哈哈!”

说完一阵傻笑。

克罗维亚和卡莱尔在旁边笑着看着她,“我们也是担心啊,好在没事就好啊!”

宫五扭头看着他们,问:“我去见国王陛下是好事啊,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卡莱尔看来也周围,对她招招手,宫五的脑袋凑过去,问:“干嘛呀?”

“主要是昨天下课之后,大家都在传,国王打算对爱德华先生下手了,对付爱德华先生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你,他们都说,你会是爱德华先生的软肋,所以,国王拿你开刀是正常不过的。”卡莱尔警惕的看了眼周围:“我们担心,是担心国王对你不利,或者,利用要挟爱德华先生。”

宫五拧了拧眉头,突然提高声音说:“你们不要胡说呀!国王陛下是真的关心小宝哥,我觉得国王陛下和小宝哥是有着深厚的兄弟情谊的。他们俩一个有权,一个有钱,不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最让人羡慕的组合吗?你们真的多心了,我见过尊敬的国王陛下好多次,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她双手一拍,脑袋歪的靠在手上,一脸幸福的说:“国王陛下真的很温柔。我看到他那么尽心尽力的为伽德勒斯付出那么的心血,人也是那么清瘦,我看了真心疼,恨不得用充气筒给他冲胖一点。”

温妮瞪大了眼睛,张着嘴看着宫五:“小……小五……你……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克罗维亚伸手捂着嘴,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宫五,不知道说什么了,小五什么时候对国王的印象这么好?

卡莱尔抽了抽脸蛋,一脸生不如死的表情,然后他艰难的说:“小五说的也对,国王陛下确实尽心尽力为伽德勒斯的未来在努力,人消瘦也是正常。有这样一个国王,当然是我们所有人的福气!”

他说道后半句的时候,人已经自然很多,表情不像刚开始那么生硬。

这话说完之后,门口传来教导主任的声音:“五小姐,请跟我来一趟,我要问你几个小问题。”

宫五立刻站起来,伸手拿起自己的包,笑眯眯的回答:“好的!”

然后回头对温妮他们做了个鬼脸,转身走了。

温妮差点哭出来:“完了完了,小五脑子坏了!是不是爱德华先生病的很重,所以她受到了刺激,脑子变的不正常了呀?”

克罗维亚也是一脸难以置信,“怎么会……”

卡莱尔对两个懵懂的姑娘一笑,说:“不用想那么多,小五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们只需要陪着她就行。”

所有人甚至家里的长辈见惯了政治斗争模式的人都料定的结局,都能被更改,这是谁都没像到。

或许,就连教导主任都没想到为什么今天小五还能出现在教室里,所以他特意过来看一眼的时候,发现宫五也在,那双外突的眼睛差点瞪出来,当即就把宫五叫了出去。

宫五跟着教导主任一直到了他的办公室,门口有其他年级的老师站在那边,一看就是教导主任的狗腿子,宫五还对他们笑了笑,进了办公室。

容尘带着佩吉校长刚好路过,容尘顺手一指:“好像是兰伯特先生和五小姐。”

佩吉校长也看到了,“她怎么跟他在一块?”

容尘摊摊手:“我也不清楚我看着像,佩吉校长,我先回去了。”

宫五在办公室里,教导主任正问她话:“昨天放学之前,不是让你去宫廷了?”

宫五点点头,欢快的说:“是啊,国王陛下真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就是在原则问题上有点不近人情。”她鼓起脸蛋,一脸委屈的说:“我想在宫廷里住一个晚上他都不让,哎,我到现在还有点伤心来着。”

教导主任睁大了眼,“什,什么?陛下不让你在宫廷住?还让你回去?”

宫五点头:“是啊,我都伤心死了!”

教导主任风中凌乱,“这样啊,这样真是……太可怕了!”

宫五附和:“就是,我到现在……一次都没在宫廷里面住过……哇哇哇哇……人家好想当一回公主……呜呜呜……”

教导主任:“……”

然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佩吉校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兰伯特先生?”

宫五的哭声还没刹住车,佩吉校长的敲门声突然变大了,在听到宫五的哭声之后,佩吉校长大力砸门:“兰伯特先生?小五?你们在干什么?”

宫五收声,脸蛋上还挂着眼泪,看看教导主任,又看看门,说:“兰伯特先生,是佩吉校长……哇哇哇哇……”

“停停停!”教导主任赶紧说,站起来去开门,搓手,不安的说:“啊!原来是佩吉校长!”

佩吉校长直接进去,“我好像听小五在哭!发生了什么事?”

她走进去的时候,宫五的脸蛋上还挂着眼泪。

宫五抽噎,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佩吉校长观察宫五,发现她没什么异常,才松口气,“怎么了?”

教导主任急忙说:“昨天国王陛下想要通过五小姐询问下爱德华先生的身体情况,我叫五小姐过来问问国王陛下说了什么,她好像希望住在宫廷,不过国王拒绝了她的要求,她想起这个很伤心。”

佩吉校长看向宫五:“是吗?”

宫五点头:“就是!国王陛下虽然很温和,但是他一点都不知道通融!”

佩吉校长无语的看着她,“不,国王陛下很完美,只不过,宫廷不是人人都能住的,必须要有符合身份的地位才行,你是爱德华先生的女眷,入宫廷见国王陛下可以,但是留宿非常不适合,这会让爱德华先生很困扰的,你明白吗小五?”

宫五想了想,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说:“那,那好吧……”

吸吸鼻子,说:“我以后再也不说了,这样国王陛下会很为难,爱德华先生也会丢面子,他们都不高兴,我……我一个人高兴没用……”

佩吉校长微笑着说:“是的。确实如此。”

看向教导主任:“兰伯特先生,今年入学的学生名单需要你去核实一下,不用浪费这些小事上面。”

教导主任一脸局促,“好的佩吉校长我这就去!”

佩吉校长看着教导主任离开,然后带着宫五去了她的校长室,给她倒了一杯水:“五小姐,我能了解你的公主梦,这是每个女孩子都会有的,但是五小姐,你是爱德华先生的未婚妻,你不能有这样的梦想,就算有,你不能表露出来,因为这会给爱德华先生造成很大的困扰。我知道你不能理解我的话,但是五小姐,爱德华先生的处境非常艰难,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了,而国王在近期不断的博得公众的好感,希望得到民众的支持,如果您在这个时候给爱德华先生增加了麻烦,他会非常难过的。”

宫五抿着最看着佩吉校长,没说话。

佩吉校长接着说:“您不能相信任何人您明白吗?不管是我还是刚刚的兰伯特先生,您都不能相信。”

宫五问:“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样的话啊?佩吉校长不应该跟我说,不要相信别人,但是可以相信你吗?”

佩吉校长笑着摇摇头,说:“不!你不能相信我。虽然我和爱德华先生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我也是他曾经的指导老师,但是我也不可信,因为我所在的学校的皇家贵族学院,我是这所学校校长,可我依然听令于国王陛下,我的心是站在爱德华先生那边的,但是未来我会有很多的身不由己,或许为了欺骗爱德华先生,我会说些不真实的话,来配合国王陛下。我这样说,您能理解吗?”

宫五看着她,然后她点点头,说:“我能!谢谢你佩吉校长。”

“不,不用谢我,”佩吉校长说:“大多人都不愿做坏人,但是很多时候,形势会逼的很多人选择不正确却能自我保护的选择,这是一种本能。”

宫五仰着头,看着佩吉校长,然后她点头:“是的佩吉校长,我明白您说的意思。”

佩吉校长微笑着说:“你能明白最好了,好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上课了。记住我的话,别相信任何人,包括你的班里的朋友们,很多时候,我们谁都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说出言不由衷的话来欺骗你,虽然我们的最终的目的只是为了自保。”

宫五再次点头:“是的佩吉校长,我真的很明白您在说什么了。”

说完,她站起来,对着佩吉校长恭恭敬敬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开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