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片富二代

蓝宵露帮她把眼泪擦了,笑道:“当然没事了,我在湖州城里办点事,耽搁了,和荆公子错过了,让你担心了!怎么样,在这边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不适应,想不想回京城?”

幼蓝上下看着她,看不出什么异样来,也就放心了,道:“还好,很好,我想小姐,也想白沐她们,不过在这里很好!”

蓝宵露笑道:“那就好,咱们边走边聊,一会儿我还得回去!”

“少爷,你不会又是翻墙出来的吧?你出来一整天,要是被发现可怎么好?”幼蓝担心。

这时荆无言也跳下马来,幼蓝行礼道:“荆公子!”

荆无言笑了笑,道:“小左在城里帮我办点事,今天可能不回了,幼蓝,我先前话没说清楚,让你为你家小姐担心了!”

幼蓝一怔,荆公子说的什么?你家小姐?他都知道小姐的身份了?小姐有外人在的时候不是一直都是男装吗?

蓝宵露道:“是翻墙出来的不错,不过我是早就出来了,今天蓝府四小姐出嫁,热闹得很,我一天不见不会有人在乎的!”

幼蓝看了荆无言一眼,又看了自家小姐一眼,连翻墙这事儿小姐都当着荆公子说了,想必是小姐自己对他说明身份的,那这意思是不是说小姐对荆公子很有好感,连身份也不瞒呢?她偷眼看向荆无言,荆公子真帅呀,小姐也很漂亮,真的很相配呢,这么一想,她心里就有点乐了,道:“小姐,四小姐都要成亲了呀?那个什么殷公子,压根配不上小姐,只有四小姐才当了宝!”

蓝宵露笑骂道:“小丫头乱说什么,四小姐要嫁的不是殷公子,是四皇子!”

幼蓝大吃一惊,顿时说不出话来,她弄不懂了,四小姐当初和殷公子定下婚约之后,还来清羽院炫耀,一脸的得意,她记忆犹新,怎么和这四小姐订婚的明明是殷公子,她这次嫁的却又是四皇子呢?

蓝宵露知道她蒙了,笑道:“别想了,那些事情,比较复杂,再说,也与咱们无关。”

养眼清新毛衣美女满满粉红少女心户外写真

幼蓝连忙点头,道:“四皇子又怎么样,咱们小姐以后一定能嫁个更好的!”

蓝宵露哭笑不得,斥道:“放肆,四皇子是皇家人,你乱说话,也不怕人拔了你的舌头!”

幼蓝吐吐舌头,笑道:“这里又没有别人,只有荆公子,荆公子不是外人,是吧,荆公子?”

荆无言很配合地点头:“不错!”不是外人,这话说得多好,多意味深长啊。

蓝宵露无可奈何地道:“好吧,怕了你们了。幼蓝,今天我和荆公子吃过晚饭就回,你准备用什么招待我们?”

她用“我们”两个字,让荆无言听着特别舒服,道:“随便吃点什么就成。”

幼蓝笑道:“我有鸡蛋,上次二夫人种下的菜,后园里可多了,你们来了,正好尝尝,荤菜就没有,要不我去义父家里捉只鸡来!”

“不用了,简单点就好!”蓝宵露笑道,“走,边走边说!”

京城蓝府,这时已经热闹尽散,来贺的宾客酒足饭饱之后,告辞离去,迎亲的轿子,也早就抬了蓝素琴出府门,这会儿,都已经在四皇子的晋王府了。

蓝成宣松了口气,这四皇子,聪明,有能耐,有野心,即使他并不看好,但是他清楚,在太子妃事件上,他是出了力的。

他漏算了,兵部尚书的女儿,燕初蕊,也是皇上中意的太子妃人选。燕飞翰长子一直镇守在北州,是守边元帅。北泽国这些来年没少犯边,燕光启把边疆守得稳如磬石,燕初蕊从小爱武,也在北缰和哥哥一起守边。

燕飞翰次子燕高义是御林卫总统领,御林卫是皇家卫队,由燕高义统领,皇城的安全,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是文臣之首,燕飞翰是武将之首。所以,皇上在指婚的时候,即使选择了芙蓉为太子妃,仍是给燕初蕊指了一位三皇子。三皇子纵使一直多病,是个药罐子,但是他是最得皇上喜爱的皇子,因为他的身体,他无望太子之位,但这指婚,于兵部尚书来说,仍是皇家恩典。

当然,这也可能是试探,试探一下燕飞翰的忠诚度。把一个好生生的女儿嫁给一个不知道能活几年的病秧子,他若不嫁,就是心存异心,他若嫁,就要牺牲女儿幸福。皇上是要看在君与爱女之间,他会怎么选择。

司城文康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说动太子,太子亲自去求皇上和皇太后,请求将蓝芙蓉指给他。

不用说他也能猜到,燕飞翰虽然位高权重,女儿也的确有成为太子妃的资本,但是,那毕竟是个从小舞刀弄枪的女子,怎么能和他家养在深闺的女儿相比?

一个拿刀拿枪的女子,怎么能母仪天下?

这是司城文康与蓝成宣的约定,舍去一个庶女,于他来说不算什么,四皇子这个人,成为盟友,总比成为仇人的好。

他在书房闭目养神,这一天下来,不知道来了多少道贺的朝臣,他一一招呼,的确很累。

突然,书房的门被推开,他猛地睁开眼睛,推门的是蓝君义。

在他的书房,也只有蓝君义敢进来,也只有出现了大事,蓝君义才会连门也顾不上敲,他沉声道:“什么事?”

蓝君义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快步进来,道:“爹,我得到消息,五皇子没有死,他回京城了,他回来之后,立刻进了宫。”

“进宫面圣?”

“正是,就在刚才,何总管去了四皇子府!”

蓝成宣猛地站了起来,道:“何总管?他是皇上身边的人,你确定他是去的四皇子府?”

“确定,我已经打听清楚,正是往晋王府去了!”

“难道,是去传圣旨?”

“八九不离十!”

蓝成宣在书房中踱步,眉头紧皱,过了片刻,长长叹息道:“人人都道我蓝府出了个太子妃,又出了个皇子侧妃,风光无限,但是素琴这个女儿,我真的只能当没生过了!”

“爹,也许事情没有想像中这么坏!”

蓝成宣漠然道:“你以为呢?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了燕王,这个皇子毕竟是死人堆里滚过,战场上拼出来的,遇刺,失踪……你想四皇子已经动手,他又蛰伏了两个月,能不是谋定而动?不但四皇子,谁都以为他已经死了,他却选在这个时候回到京城,这意思不是很明显吗?”

“难道那些事,真的是四皇子做的?”

“也许是四皇子,也许是太子,燕王这个人,不会傻到以为自己能一举扳倒太子和四皇子,所以现在,都只能是四皇子做的!”

这么一说,蓝君义也懂了,他担心地道:“咱们家刚与他结亲,这么一来……”

“不要紧,这事还连累不到我!何况,”蓝成宣道:“你忘了,咱们家还有个太子妃。”他叹了口气,道:“影响自然是有的,不过,坏不到哪里去!”

蓝君义点了点头,道:“我再去打探打探!”

“不必了!”

“爹?”

“如果何公公是带着圣旨去的,说明燕王已经准备充分,呈给皇上看的证据,必然也是让他难以翻身的,这会儿,司城文康要么已经被圈禁在府中,要么,已经被投进了大牢。这个女儿,是白生啦!”蓝成宣摇摇手,道,“这时候离他远一点,燕王这个人,不宜得罪!”

蓝君义道:“爹爹,我看倒未必,燕王这次虽然出手,而且必然让晋王难以翻身。但是,他一直以来,都被皇后忌惮,被太子排斥,因此,他东征归来,还没进城,就先自解了兵权,现在手上无兵无权,无官无职,皇上的态度也极不明朗。他这么大的动作,固然能对付了晋王,可他的日子也未必好过!”

蓝成宣点了点头,道:“观望吧,观望!”

晋王府这时的确很乱。

晋王依附的是太子,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兄友弟恭,他娶侧妃,太子自然也派人送来了礼,太子是未来的君,他都捧场了,那些个官员,能不捧场吗?他们从蓝成宣的府上告辞后,连家也没回,又赶奔晋王府里庆贺。

宾客盈门,比蓝府更是热闹。

司城文康心中并不高兴,他知道这个侧妃并不是处子之身,他甚至很气愤,但是,这原本就是他计划中的一桩政治婚姻,虽然明知自己戴了绿帽,但他娶蓝素琴在其次,为了拉拢蓝成宣才是主要目的,所以,他必须得娶。

这口气咽不下,以后他有的是机会讨好,殷奇志不过是一个侯爷的儿子,本身只知道吟风赏月,附庸风雅,他要对付这么个人,还不是小意思?因此,他的脸上,并没有表露半分。

今天的来客,有的是看在太子面上来的,有的是看在他的面上来的,太子没有亲自来,但派来送礼的是太子府的伴读甘文思,太子器重的人,二皇兄倒是够意思,亲自前来了,三皇兄那个病秧子来不了,也派人送来了礼。

母妃李妃娘娘派来了秦公公,几个年幼的皇弟们,竟然也随了份子。缺的是五皇弟那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