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恶魔品牌

小豹崽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将他们刚才听到的话转述给鲁卡听,鲁卡将他们的话拼凑起来,得知真相后,脸色顿时暗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呢?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丢下柴火,立即冲出厨房,刚要进里屋,就看到凯撒蒂抱着池深深走出。

“你不生气?”

他劈头盖脸的质问,让池深深感到懵逼。

鲁卡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用这样的口气质问凯撒蒂呢?

难不成……池深深没敢往后想,直接蹙紧眉狠狠的瞪向跟在鲁卡身后的豹崽。

豹崽们添着嘴,像没事人似得将脑袋移向别处,死也不承认这是他们说的。

凯撒蒂懒得回答他的话,他好不容易将特洛是深深伴侣的事抛到脑后,鲁卡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扫了他的兴,他当然不开心。

池深深为这事憋屈了好久,又被鲁卡这样质问,心态随之爆炸了,撅着嘴说:“又不是我愿意的,是意外而已,你让我怎么办?”

“没问你,我就想问凯撒蒂,平时不是挺能耐的吗?不是挺能霸占深深的吗?怎么就让特洛给得逞了?你也就能对付一下我,谁你也打不过,喝不退!”

“……嘭!”

大辫子清纯少女的逃学一日

凯撒蒂才不惯他毛病,当即甩起了蛇尾,把他甩下楼。

深深眼瞅着鲁卡沿着石阶一直滚落,心里又急又气,猛地大喊一声:“够了,你们这是要对我家.暴吗?”

“……”

“……”

凯撒蒂疑惑不解的看着她,不懂她的意思。

池深深抿了抿唇,深呼一口气,支吾着解释道:“就是你们让我看着你们互相伤害,心疼的是我,就算这件事是我错啦,你们惩罚我好了,干嘛要打架?”

“雄性之间理应如此,你不必替谁心疼,没本事的就得受着,不然就闭紧嘴。”

“你说谁呢?谁没本事呢?”

鲁卡从地上爬起,不顾身上的疼,伸手指着他大喊。

池深深怕凯撒蒂继续揍他,忙拦到他们中间,伸展开双臂,制止他们前进:“你们要是真心爱我就不要打架,鲁卡,那件事真不是我们两个暗度陈仓的,是意外,你要是不信我,我也没办法,我……”

没等她说完,鲁卡便冷哼着打断:“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就怪凯撒蒂,丢脸死了!”

“别说了!”池深深受不了他这种‘找虐’的方式,真想把他嘴给堵上。

小豹崽们听了一阵觉得父亲真是太不懂事了,也不再帮他说话,而是整齐有序的蹲坐在石阶上,等着他们吵完,开饭。

特洛一直隐身在窗口,听着他们讨论关于他和深深结侣的事情,很意外凯撒蒂竟然没有难为深深,以他的性格,若是雌性没有他的批准就结侣,肯定要做出一些出格的事。

看来,他是极爱深深的……思及此,他扑扇着翅膀落到了院里,等待着他们从屋里出来,好正式跟她的两个雄性伴侣打个照面。

按理说,这时候他不出现的好,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住进这里,就算再被他们打一顿,也无所谓!

可是……等他落到院里的那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