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five

在宋二笙下车之前,宋一笛最后说了一句,“一筝看着是坚强多了,可失恋这种事,她未必还能经受得住。她有多小心眼你也知道。像华明这样的男人,这次失去了,她以后都可能是遇不到了。现在她不懂珍惜,自己搞砸了,以后指不定会有多后悔。后悔这种心情,可比失恋更容易打击人。要不,咱们出面,找华明谈谈吧,不能让一筝这么自己折腾下去………”

宋一笛虽然是询问的口气,但完全就已经是肯定的想法了。对于姐姐的事,亲姐一贯就是这么**的。宋二笙知道。这两年因为姐姐的病,亲姐明着软和了不少,但是一旦发生了她不乐意看到的事,亲姐就会专断独行。

其实对于姐姐仍旧瞒着华明,宋二笙是不意外的,但她也不觉得华明就真的是一无所觉的。姐姐虽然没有明着说出来她的病名,但一直都在暗示很多。华明既然始终没变心放弃,自然也是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的。不过,亲姐的想法到也不是没道理,现在主要还是要看华明的态度。

主要是,宋二笙觉得,只要姐姐高兴,暂时也不用先想太多。她一直觉得姐姐该告诉华明,就是不喜欢看到她因为这件事烦恼,拖着不敢说的态度。可姐姐一直都是这种性格,逼她也是没用的。

顺其自然吧。

宋二笙沉默着下了车,看着宋一笛开车走远,她是不会说什么的。亲姐性格执拗,她决定的事,她现在说什么都是白费。不如就都顺其自然吧…….

“阿笙,早上好。”

向初融戴着红袖章,在门口领着今天值日的学生会的学生,检查进校的学生仪容仪表。附一中虽然没有什么强制规定,但校服校徽进校不能骑车这些规定还是必须要遵守的。

随着向初融打了招呼,其他学生会的成员也都和宋二笙问好,感觉就像是在迎接她一样。

宋二笙回了一声早,就往校门里走。

向初融把笔记本交给其他人,跟上了宋二笙,“校内论坛昨天半天曝出一条消息,说你昨天临时改了节目,是因为戏服被刀片割坏了?这是真的吗?”

传的到是挺高明,半真半假的。宋二笙嗯了声,“确实是戏服出了一些小问题。”

小女人阳光时尚街拍

向初融眼神依旧柔和,“到底是什么问题?”

宋二笙脚步不停,转头淡淡瞄了向初融一眼,“我也想知道,不如,你去查查,查清楚了,告诉我一声啊……..”

向初融眉眼舒展,不过眼皮还是半合着,“阿笙,附一中的水,比你所想的要深得多。在这里,老师们是最单纯的,学生之间的明争暗斗,在老师眼里,都是聪明的表现。而聪明的人总是会只让老师看到自己聪明的一面……..如果你首战就输了,以后,你将无法在附一中立足的……..你也明白,任何地方都是有江湖的……..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它的生存法则……..”

说实话,宋二笙也想过附一中不简单,却没想到自己已经上了快两个月的学了,才只稍稍窥探到一点点。大概是老师们都太个性,还有忙碌的学校生活,分散了她不少的注意力吧……..

“你是郭兰庭先生的弟子吧?这个学校的创始人之一,郭念前先生,是你师父的祖父的哥哥。要说起来,这个学校和你之间的关系,算是最亲密的。可你,似乎一点都没有融进这个学校里来啊………”向初融知道了昨天的事情之后,就有点失望,还有些愤怒,没想到那么低级的把戏出现之后,宋二笙居然选择了退缩……..

难道她不知道现在她已经沦为很多人的笑柄了吗?附一中内,暗自发展起来的学生势力,就连几位校长都不敢触动。原本就被盯上的宋二笙,因为郭兰庭先生的关系,大家都在观望,现在,她直接退缩了,已经让很多人开始蠢蠢欲动了……..不聪明却有分量,还有绝世美貌的女孩子,可能再也没有比宋二笙更有价值的战利品了吧?

看着向初融眼底的寒光,宋二笙微微挑眉,向初融这是在向自己示警?果然啊,自己的后台展现出来的,就是师父而已,老师们知道的不少,学生们自然也会有知道的。而听向初融的语气,附一中的水,自己仍旧没看透?不过,这也是一种乐趣不是……..自己这辈子也安逸了很久了,挑战来的猛烈一些,正好解解闷儿………

“多谢了。”宋二笙轻声说了一句,就大步走开了。

向初融这次没有再跟上去。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宋二笙还听不懂,那她就活该沦为那些人的玩物………

“呦,今天你自己啊?你那俩哼哈二将没跟着你啊?”莫白在抄作业,抬头看见宋二笙进来,就扔过来一句嘲讽。

宋二笙有些感慨,莫白的存在,也是让她迟迟不想看清楚附一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吧。只看看他,就觉得这是一个大家脑子都比较好的普通学校而已啊………

“你那俩哼哈二将到是对你寸步不离呢。”宋二笙走过来,拿起他抄的物理作业,不等莫白嚷嚷又扔了回去,“第二题第五题都错了。”

莫白噎住,拿起来看了看,果然错了,扭头扔给隔壁的同学,“你丫怎么写的啊?害我都抄错了,赶紧重写!!”

被抄了作业还被骂了一顿的男生表示好心塞,你这么牛,自己做好不好!!!

宋二笙坐到座位上,照例要把桌上每天都被放了一堆的礼物推到垃圾桶里,可推了推,却发现推不动。她放下垃圾桶,微微挑眉,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吗?

正好过来收作业的英语课代表,项梦注意到了宋二笙的动作,“怎么了?”

宋二笙抬头,很自然淡定的说,“没什么,这些东西粘在桌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