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猫咪破解版

   “你的事情上头已经下了绝密的保密文件,若不是总司令保你,我看你这次非得退伍不行。在军区好好的带兵吧,做为一个军人来说,你已经很成功了。”聂毅海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都自豪,有多少的军人只能默默的训练,然后默默地退伍。

   聂景辰笑了,“是啊,所以才选择回齐州。一个男人,身上所肩负的不仅是国家的责任,而且还有家庭的责任,两者兼顾才能算的上是一个真男人。”

   聂毅海也笑了,不过却是自嘲的笑,“我用了大半生的时间才想明白这个道理,没想到你现在就明白了。我承认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如你!”

   他因为追求自己本身的高度,而忽略了整个家庭。直到宋秋芸的背叛,才让他幡然醒悟,可是已经晚了。当站在权利的上方,他发现并没有多少的乐趣可言,反倒是不如像景辰这样做点实在的事情来的痛快。

   聂景辰释然的笑道,“您不要觉得妄自菲薄,您年轻的时候也是很厉害的。不过,现在上面有消息想让您重回首都,是真的吗?”

   聂毅海意味深长的说道,“不管可不可靠,我是没打算回去。”

   聂景辰很惊讶。

   聂毅海笑了一下,慢慢的说道,“怎么,不相信?”

   “倒不是不相信,凭借着您的实力,就算是不升,但是官复原职也是理所当然的。”

   “你给我做了一个榜样,我还是留在西北军区,多干点实事。西北军区要建全国最大的陆军训练基地,条件虽然艰苦,但是我已经有打算将这个担子接下来,等我退休的那天我也可以说我无愧于国家对我的厚爱!”

   聂景辰看着头发斑白的父亲,心中多有不忍,“您已经这个年纪了,还不如……”

   聂毅海主动接了他的话,“完全还可以再坚持十年八年的!况且西北的条件太艰苦,没有人愿意去,我一不拖家二不带口,在那里最合适,所以即便是上面有想法,我也不会去的。”

   吊带小黑裙清纯淑女范海滩边写真

   一不拖家二不带口,那父亲和吕金凤?

   聂景辰诧异的问道,“难道您没有打算和吕……”

   聂毅海大手一挥制止了儿子说话,“对于你们两个,我都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怎么可能再去养别人的儿子?我是见过吕金凤,但仅仅是看着她生活比较困难,送点钱做点好事罢了。”

   真的?

   聂景辰有点怀疑,但是看着父亲的脸色根本就不像撒谎的样子。

   现在的聂毅海很有烟火的气息,“男人和女人之间也就那么回事,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事,像我这个年龄应该可以看孙子了。对了明年暑假,石头也大了,让他去我那里。他在幼儿园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看就是揍的轻,让我的勤务兵当他两个月的师傅,保管以后吃不了亏!”

   聂景辰笑了,他在父亲的房间里面待到十二点多才回房休息,三十年了,貌似他从未与父亲如此贴近过,这种感觉还不错!

   他不晓得父亲的改变竟然如此之大,有点不像从前的他了,想做点事情也好,在其位谋其政,有实绩了,就是下来也会受人尊敬!

   何薇果真穿了连衣裙去上班,穿长裙得穿高跟鞋才好看,但是穿高跟鞋累啊,所以穿了一双半高跟的皮凉鞋。

   聂景辰开车送她,停在医院门口,何薇都不好意思下车了,穿这个裙子,胸是胸腰是腰的,从未穿过这么显身材的衣服。

   聂景辰挑挑眉,“好看,快下车吧。”

   现在的何薇面若桃花、色若春晓,水灵的一看就是个有人疼的女人,他就是喜欢把自己的女人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是愿意看别人羡慕的目光,就喜欢这么拽!

   何薇拉拉裙子,“我就说不穿,你非让我穿。”但是也不能不下车,她戴上帽子,背上包下车直奔医院病房楼那边去了。

   “乖,晚上来接你。”

   聂景辰看着她的背景,淡淡的笑了,这个傻丫头,她自己不知道,戴上帽子,在后面看更添了几分风情,更是漂亮!

   何薇低着头,一直到了办公室才摘下帽子来。

   杜华亭进来,看见何薇一副见鬼的表情,“竟然是你,没想到啊!”

   “怎么了?”何薇看看自己哪里不妥当吗?裙子不会开线了吧?

   杜华亭一脸的贱笑,“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你打扮起来也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啊!”

   何薇谦虚的说道,“哪里,哪里,比起张鑫来是差远了。”

   他请了三个星期的假,急的程主任下了最后通牒,他才来上班,情绪倒是好,依旧谁的玩笑都开,只是再也不提张鑫。何薇就当不知道张鑫的事,经常拿着张鑫的名字调侃。刚开始杜华亭一听就跳脚,现在基本上没事了。

   听杜毅豪的说他现在也打算相亲了,看来这次真的是打算认命的生活了,只是她很想问他,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杜华亭只是淡淡的说道,“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是扫兴,不过说真的,我发现自从老公回来之后,你整个人都变漂亮了,这有男人滋润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何薇扯了白大褂出来,“呸,狗嘴吐不出象牙!”

   “何薇,我今年要考医师资格证,你给我划重点吧。”杜华亭说道。

   何薇认真的说道,“你找我划重点,还不如去学校找个老师,前两年说不定还行,现在不行了。”不是她不能划,而是她怕她划不好,万一杜华亭的成绩考不好怪她怎么办?

   “我也是,放下了,再拿书看,太陌生了,我真怀疑那些年的学白上了,我应该跟你似的,研究生的时候就考出来,你说你怎么这么聪明呢?”

   何薇懒得给他碎嘴皮子,说道,“加油吧,少年,听说董玉涵也要考,死命的看书呢,你也加油,别最后人家考过了,你反而没有过,那就丢人了!”

   杜华亭撇撇嘴,“她若是考过了,我没有考过,我就围着医院裸跑!”

   何薇赶紧拿起手机,“来,来,这句话重说一遍,我给你录下来,到时候别不承认啊。”

   杜华亭惊觉给自己挖了个坑,唬着脸说道,“男人说话能不算数,到点了,走啦!”

   他率先出去,何薇在后面哈哈的笑了,她就是开个玩笑,还真能录下来么?